命案逃犯逃亡18年后潜回家中 才知父亲已离世几年


网络上流出的一段视频显示,在克罗泽尔走下舷梯的时候,舰员们一遍遍高呼他的名字,鼓掌目送他离开航母。在登上私家车前,这位离任的舰长回头向舰员们挥手道别。按照美国的价值观,想拯救舰上几千名官兵生命的克罗泽尔应该是英雄。然而,这位英雄却受到了不应有的惩戒。在这背后,究竟隐藏着什么?

不过,数学模型都是建立在许多假设的基础上的。因此经常会出现预测数据和未来真实数据不符的情况。2014年埃博拉流行期间,美国预测将有100万人感染,但实际感染人数约3万。

然而,达美航空拒绝透露上述首席飞行员的姓名,也拒绝确认是否会对这些言论进行调查。达美航空一位发言人说:“我们知道该视频及其包含的讨论,并正在对此关注。我们最初的解读是,这并不符合(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)指导的通报程序。” 但在周五,达美航空向飞行员发送了更新的指南,要求在发现有同事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时应及时报告。周五傍晚,有空乘人员还表示,发送给飞行员的新指南尚未通过官方渠道分发给其他员工。

“美国在1至2月已经有输入的新冠病毒的感染者,但这些感染者并没有被识别和隔离,病毒在美国不断传播,直到丧失了初期进行围堵窗口期,疫情出现了井喷式的局面。”杨功焕对澎湃新闻表示。

据路透社报道,由于供应链中断及重要设备的延迟交付,外科口罩、N95口罩及其他医疗产品短缺,这些医护人员正尝试把这些物资锁起来或藏起来。如果长时间不加以看管,这些物资很容易丢失。

《纽约时报》绘制的全世界大都市确诊病例(左)和死亡病例(右)增长趋势图

看重私利而非生命,使得美国的决策部署始终无法对焦疫情防控本身。美国一些军政高层,以及自上而下弥散在这个决策体系中的官僚习气,是延误防控救治时机的罪魁祸首。

在美国疫情严重地区,已经有医护人员感染甚至死亡,但因为病人大量涌入、防护装备不足,医护人员依然未能得到必要的保护。

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预测人员认为,根据目前趋势,爆发的高峰期可能在4月中旬到来。虽然截至目前美国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率较低,仅为1.5%。不过,但在“拐点”到来前,美国还面临一系列问题,包括扩充医疗资源、提高检测能力和追踪无症状感染者等,若这些问题无法解决,死亡率将进一步上升。

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批评说,美海军代理部长的撤职决定无异于“向送信人开枪”。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一些民主党高层,在一份声明中抨击军方解职舰长的举动。他们说:“在‘罗斯福’号上的舰员面临新冠病毒的危机之际,他被解职是一个破坏稳定的举动,可能会使服役人员面临更大风险。”